<sub id="fb975"><meter id="fb975"></meter></sub>

<sub id="fb975"></sub>

<sub id="fb975"></sub>

<track id="fb975"><progress id="fb975"><listing id="fb975"></listing></progress></track>

<address id="fb975"><progress id="fb975"></progress></address>

<address id="fb975"></address>

<track id="fb975"></track>

    <sub id="fb975"><progress id="fb975"><font id="fb975"></font></progress></sub>
    <nobr id="fb975"><meter id="fb975"></meter></nobr><address id="fb975"></address>

    当前位置:19楼书包网 >> 俗世地仙 >> 899章 一山变两山
    俗世地仙 899章 一山变两山
        时,天色大亮。

        东方的天际,朝霞万丈,炫目而又宏阔。

        灰头?#20142;常?#27985;身脏兮兮的温朔盘膝而坐,指着几根妖骨说道:“之前谈好,邹先生只是参与?#26388;?#38477;妖一事,事后不得其中之利,不过……权当是我个人赠予他一枚妖?#21069;傘!?br />
        话中,透着征询的意味,并且在说出这番话时,温朔始终在看着荆白,末了还说道:“荆先生,意下如何?”

        “事出意外,如今还连累你经脉被毁,身负重创。”荆白长叹了一口气,颇?#38405;?#30106;地说道:“这妖骨,又是你一人冒着生命危险所得,本就应该全部归属于你,如何分配,自然是由你说了算。”

        没出息的胖子心里一喜,表面?#20808;?#24179;静无波,道:“唉,说这些做什么,没有你们二人,我现在连苟活下去的机会都没有了。老荆,咱俩有这份交情在,我也就不和多说什么客气见外的话了,?#26388;?#25104;事,你也负了严重的内伤,这妖骨,给你两根。”

        说到这里,温朔拿起身旁一长一短两根妖骨,探身放在了荆白的面前。

        然后,他拿起最短的那根妖骨,递到?#20439;?#22825;淳的面前。

        荆白还好,自然如温朔所言不必那么多的见外的客套,点?#35828;?#22836;,但还?#21069;?#25466;不住内心对妖骨的向往、好奇,拿在手中仔细摩挲观察着,还探出了一缕气机进入妖骨之中查探。

        “俗话说无功不受禄,这真是……”邹天淳确实激动得话都说不利索了,将妖骨那在手中使劲攥着,连连道:“多谢,多谢了!”

        “晚辈羞愧,当不起邹先生道谢。”温朔叹了口气,面露一丝尴尬和无?#21361;?#36947;:“山妖强横无匹,非人力所能降服,不得已,晚辈只得焚元神生祭,引天?#36947;做?#20043;怒予以打击,之后,便借助于祭己身元神的法阵,尽收山妖残留气机,但……”

        说到这里,温朔顿住,神色间愈发尴尬。

        荆白和邹天淳震惊无匹地对视一眼,只是不?#20260;家椋?#21738;儿还?#35828;蒙先?#32771;虑温朔的尴尬神情?

        玄门江湖之中,多有以己身寿元为祭,化作更为强横的力量。

        甚至,还有倾尽修为和性命,与对方同归于尽之法门。

        可是这元神……

        也能用于献祭,从而增强己身能量,甚而引来天威之怒?!

        别说见过了,听都没听说过!

        但用脚后跟都能想象到,元神生祭,一定很强大所以很厉害——而且?#26377;?#27861;修行的角度考虑,似乎,这么做也确实可?#23567;?br />
        玄门江湖中,哪一门那一派,还没点儿自家的妙招绝学?

        迟疑了好一会儿,温朔看两人似乎回过神儿了,这才继续说道:“只是这山妖的气机,我却不便再给予二位分享了。因为,我想要尝试着,以山妖气机为基础,重新修?#23567;?#26500;建体内经脉……而且,我当前元神损毁严重,也需要炼化汲取山妖的气机,从而弥补耗费的寿元,疗治伤势。”

        “嗯?”邹天淳一愣,彻底糊涂了。

        荆白也是一脸惘然:“这,能行得通吗?”

        温朔苦涩道:“死马当作活马医吧,既然邪孽异物的气机,能在用于修行,并提升修为,还可增强阴阳相济的平衡稳定,可以疗伤修补经脉,那么,妖的气机如此之强,精心研究,妥善利用的话,借助山妖的气机,以及这些妖骨,重新在体内架构出经脉,也不是不可能的,只不过,一定会很繁琐,耗时许?#20882;?#20102;……不管怎样,我?#23478;?#35797;一试,否则,就不止是修为尽废,身体彻底垮掉了,?#37327;?#20462;成的元神,?#19981;?#36880;渐枯萎凋零。”

        “好吧。”荆白点点头,道:“莫说是山妖的气机了,纵然是这些妖骨你有所需,这两根,我?#19981;?#36824;给你。”

        “对,对,我的?#37096;?#20197;还给你。”邹天淳有些为难,却又不得不这么说。

        毕竟,这妖骨再如何珍贵罕有,名义上也是人家温朔?#36879;?#20182;的——再者,荆白都那么表态了,自己也只能这么说。

        温朔摆摆手,面露感激地说道:“这点儿妖骨,应该够用了,兴许还能留下点儿炼制法器。再者说了,如果真的不够用……?#19988;?#35828;明我的思路行不通,这是命,我认了。”

        这番话,令荆白和邹天淳不胜唏嘘。

        年纪轻轻便在玄法修为上登峰造极,甚至在整个玄门江湖上?#23478;?#28982;位居巅峰,可是……

        一次突如其来的意外,就断送掉?#19976;?#30340;修为!

        扪心自问,倘若这样的遭遇在自己身上,恐怕精神都会瞬间崩溃,即便是勉强能冷静下来,又怎能做到温朔现在这般状态?

        “此路难,前无古人。”温朔叹口气,拱手真诚道:“以后如若在这方面遇到了瓶颈、难处,求到二位时,还望二位能够多多相助,毕竟,穷我一人之力,未免有些痴心妄想。”

        “邹某人必将鼎力相助!”邹天淳立刻表态。

        荆白却是微皱眉说道:“妖气助力你重架经脉,我大概能理解一点点你的意思,但是这妖骨……你打算如何用?”

        邹天淳也面露困惑。

        “妖骨非?#21442;錚?#34429;不似妖气?#21069;?#26131;于汲取炼化,但其?#27492;?#23454;质,又非实质。”温朔道:“此物极阴返阳,虽然与人体阴阳相济有悖,但我想尝试着,以其独特的阴阳属性,来中和体内缺乏经络调解阴阳之时,本元生机阳气过盛的弊端。再者,没有了经脉衔接五脏六腑七魄,稳定供应滋养三魂,元神纯阳过盛,就会对身体寿阳造成极大的伤损,有妖骨和山妖气机的极阴属性在,?#28784;?#25226;控得当,想必可以中和。”

        荆白缓缓点头,若有所悟。

        邹天淳虽然听得稀里糊涂,总觉得哪儿不对劲,但想想人家温朔可是炼神还虚的境界了,肯定比自己对玄法和人体生机的悟性更高,悟出的道法更多,有些东西,还是得靠自己慢慢修?#26032;?#24930;悟才可以。

        再说了,荆白?#28784;?#27491;在点头嘛。

        自己如若表现出困惑,甚或是质疑了,未免会被人瞧不起……

        于是,邹天淳也若有所思,好似有所了悟般缓缓点头。

        温朔见状,不禁感慨万千——任你是玄士还是高官显贵,哪怕是一些老成了精的人物,也难免本性中的私心和虚荣心。

        很多时候,往往自己还意识不到虚荣心在作祟。

        七点半左右,两辆越野车轰鸣着从远处驶来,迟宝田带着人赶到了。

        看着侧翻的越野车,还有灰头?#20142;?#30340;三个人,除了迟宝田之外,其他被叫?#31383;?#24537;的迟家青壮们,也没有多想,寻思着这三位之所以会如此狼狈,无非是车翻了之后导致的状况。

        至于他们跑到这儿干啥来了……

        迟宝田来的路上已经告诉他们,?#38469;?#33258;己的朋友,还有?#24867;?#23376;的同学,?#19981;?#21040;处跑着玩儿,?#25353;?#28608;的。

        所以几个青壮除了心里面哭笑不得,甚而有些?#20197;擲只?#30340;鄙夷讽刺之外,自然不会去考虑别的事儿。但他们在帮着收拾东西,又?#24597;?#30528;搀扶温朔、荆白上车的过程中,?#36763;?#33324;问了他们昨晚上,是不是地震了才导致的翻车,还问他们有没有看?#38477;?#38378;雷鸣,山里面冒火等?#21462;?br />
        这时候,他们还都不知道,原先的月影山,已经崩开了。

        唯有迟宝田,在来时的路途中,由于心事重重所以专?#26049;对?#24448;月影山那边看了看,然后,看到了?#21448;辛?#24320;了一条大缝,一山变两山的月影山。

        他确信,那真的是月影山……

        所?#38405;?#24515;才会被深深地震撼!

        老天爷!

        以往对这些玄而又玄的东西,无论谁说破大天去,自己都不会相信,可如今呢?

        如此震撼,不?#20260;家?#30340;现象,该怎么解释?!

        回去的时候,迟宝田亲自开车,车上没有其他不相干的人员。

        “邹老弟,荆大师……”迟宝田试探着说道:“月影山那边,好像有了些变化,昨晚上动静太大,好像天崩地裂似的,着实吓人,屯子里的人都吓得从家里跑到街上待着。”

        邹天淳和荆白并不知道,月影山现在的情况,因为温朔也没来得及,没想到和他们提及。

        所以二人只是微微点头,认可?#20439;?#26202;上的大动静,是他们所为。

        因为伤势过重,稍稍?#25351;?#20102;些许精力后,?#32622;?#20110;和荆白、邹天淳分赃,顺带着还要多动心思,所以此刻坐在车上,田间道路又颠簸不平,温朔已经好几年没曾犯过的晕?#24471;?#30149;,又犯了。

        只不过腹中空空,干呕了一番苦水之后,愈发精神萎靡。

        此刻听得迟宝田提及了月影山有了些变化,二?#20439;?#22825;淳和荆白却没有回应,温朔这才想起,自?#21644;?#20102;告诉他俩,月影山崩了。

        于是迷迷糊糊中,他随口道:“月影山崩了。”

        “崩了?”

        邹天淳和荆白异口同声地惊声道。

        旋即,两人对视一眼,?#23478;?#35782;到自己失态了,一时间神情尴?#21361;?#24178;咳两声。

        开着车的迟宝田更是心里一颤,隔着后视镜看到?#20439;?#22312;后排的邹天淳和荆白的异样神色,再扭头看看坐在副驾驶位置,精神萎?#19968;?#26127;欲睡的温朔,精明过?#35828;?#36831;宝田,立刻猜到了什么。

        温朔斜着身子,难受得只想赶紧昏死过去算了。

        ?#30340;冢?#23433;静了下来。

        过了好一会儿,车辆行驶至能?#23545;?#30475;到月影山的一条乡间公路上时,无需迟宝田提醒,早已开始留意远处的山势,而且这两日已经对此地有所熟悉的荆白和邹天?#33606;?#37117;看向了远处的月影山。

        只见原本秀丽巍峨的月影山,竟好似被人用电锯生生地?#21448;?#38388;切开两道?#25163;?#30340;口子,?#21448;?#25277;走了一大块。

        一山变两山。

        中间山势陡峭?#25163;保?#36828;观便好似一线开天。


    手机?#27809;?#35831;访问【m.aishula.com】,否则会出现无法访问的情况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进入手机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福建快三号码预测
    <sub id="fb975"><meter id="fb975"></meter></sub>

    <sub id="fb975"></sub>

    <sub id="fb975"></sub>

    <track id="fb975"><progress id="fb975"><listing id="fb975"></listing></progress></track>

    <address id="fb975"><progress id="fb975"></progress></address>

    <address id="fb975"></address>

    <track id="fb975"></track>

      <sub id="fb975"><progress id="fb975"><font id="fb975"></font></progress></sub>
      <nobr id="fb975"><meter id="fb975"></meter></nobr><address id="fb975"></address>

      <sub id="fb975"><meter id="fb975"></meter></sub>

      <sub id="fb975"></sub>

      <sub id="fb975"></sub>

      <track id="fb975"><progress id="fb975"><listing id="fb975"></listing></progress></track>

      <address id="fb975"><progress id="fb975"></progress></address>

      <address id="fb975"></address>

      <track id="fb975"></track>

        <sub id="fb975"><progress id="fb975"><font id="fb975"></font></progress></sub>
        <nobr id="fb975"><meter id="fb975"></meter></nobr><address id="fb975"></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