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fb975"><meter id="fb975"></meter></sub>

<sub id="fb975"></sub>

<sub id="fb975"></sub>

<track id="fb975"><progress id="fb975"><listing id="fb975"></listing></progress></track>

<address id="fb975"><progress id="fb975"></progress></address>

<address id="fb975"></address>

<track id="fb975"></track>

    <sub id="fb975"><progress id="fb975"><font id="fb975"></font></progress></sub>
    <nobr id="fb975"><meter id="fb975"></meter></nobr><address id="fb975"></address>

    当前位置:19楼书包网 >> 燃钢之魂 >> 第一章 尊名为何
    燃钢之魂 第一章 尊名为何
        流星纷落,宛如暴烈的火雨般陨落大地,令诸海沸腾,天地震颤。

        德黑兰星域,德黑兰星,一个原本生机勃勃,孕育了如同水母一般的智慧生命‘德黑兰人’的海洋世界,此时正在迎来一次又一次仿佛灭世一般的星体冲击,在天空中飞驰的陨星间,能听见无数防空火力的咆哮,以及魔物嘶哑的吼声。

        “该死,这些混沌魔物根本就杀不完!”

        星球背对着太阳的那一面,此时正?#21069;?#22812;,一位防空兵正用自己灵活的触手控制着火力点,让流畅的四管炮火轮流飞射,在黑夜中拉出一条条?#25163;?#30340;光束,焕发着银蓝色色彩的灵能光束在大气中奔流,将一个又一个造型诡异的混沌魔物烧灼成灰。

        能看见,厚实的云层被一个巨大的黑色巨兽残骸撕裂,它的尸体仍在蠕动扭曲,仿佛要孕育出新一代的魔物,但数十道光流同?#26412;?#28966;在其之上,直接让它全身包裹了一层炽热的蓝光。哪怕是混沌魔物都不能承受这种力量,它的残骸飞速解体,融化,然后在空中炸成一团黯淡的火球,污水一般的残骸如雨般坠落海洋与大地。

        没有丝毫休息,没有丝毫停顿,纵然防空火力已经如同一张?#35813;?#30340;渔网,将整个天空都彻底笼罩,纵然天空之外,也有无数战舰和要塞正在奋力阻拦,如同雨一般撒播炮火,但在无穷无尽的混沌侵袭之下,仍然有少数落网之鱼能够穿透火力,带着已经被点燃的躯体,坠入德黑兰星波涛汹涌的大海。

        不过,即便是如此惨烈的战斗,也终有尽时——随着星球自转,黑夜化作白昼,来自星域之外的混沌入侵者并没有机会绕过太空中的防御网,来到星域反向的内侧,自然,它们也无法来到星球的另外一面。看见天际的光芒逐渐亮起,而混沌魔物侵袭的数量也越来越少,直至于无,防空兵的触手终于一抽,整个水母彻底瘫软在地。

        由于长时间高强度的思?#24049;?#36816;动,组成防空兵身体的水分已经全部发烫,犹如热水袋一般,而战事也告一段落。

        防空兵并不担?#37027;?#20837;星球的混沌魔物会造成什么破坏。在布置有反混沌立场的生命星球上,?#28784;?#28151;沌侵蚀没有抵达临界?#25285;?#37027;么自然环境就能像是分解尸体一样分解所有魔物,而他们这些地表防卫部队的目的,也就是尽可能的降低混沌侵入的值而已,真正的主力,还是太空中的那些虚空战舰与要塞。

        “这是这个月的第几次冲击了……第十九次?”

        只是,和能主动出击,剿灭敌?#35828;?#33328;队不同,只能被动承受敌人进攻的地表防卫部队承受的心理压力极大,休息了好一会,体内水分冷却的德黑兰防空兵终于蠕动着起身,他抖动着体表的冷凝水,纳闷又?#24352;?#30340;自言自语道?#39608;?#36825;个月才刚刚过五天啊!”

        位于混沌战场前线的德黑兰星域的确是迎击混沌的桥头堡,但一周不到的时间就遭遇接近二十次冲击,这次数也太过匪夷所思……毕竟,混沌的兵员也不是无穷无尽的,这么徒劳而没有章法的冲击防备森严的星球要塞,根本就?#21069;?#36865;一场胜利而已。

        但防空兵却并没有迎来胜利的喜悦。与之相反,他的心如同坠入水中的石块一般,迅速地沉底。

        “再这样下去……炮弹和能源都不够的……”

        德黑兰文明和这个世界绝大部分文明一样,是觉醒了灵能的超凡文明,而他们的常规武器,除却全宇宙通用的‘灵能光矛’外,只有对于混沌魔物而言并没有多少用处的电磁炮和裂变武器了,而灵能武器想要不间断的使用,要不其操纵者是欧米茄级(极意)的灵能者,要不就要链接足有卡?#30340;?#20040;大的‘灵能储存罐’,至于灵能引擎……那东西还没有普及到可以给每个放空火力点装载的地步。

        防空兵很清楚的知道,自己所在的这个单人火力点只有两个灵能储存罐,平时足够应对几个月的冲击了,但是现在,一罐已经用完,而另外一罐也用了大半,再这样下去,明天恐怕就要压榨自己的灵能,把自己的灵魂当子弹射出去。

        当然,这样对着消耗,自然是混沌那一方吃亏,哪怕是整个德黑兰星域防线现在就全灭,混沌遭受的损失也远超正常战损?#29123;?#21313;倍,某种意义上,这是完全划得来的——只是高层这么想,底层的士兵,母星就是德黑兰星的德黑兰人却不觉得这有什么划算,就好比防空兵,他现在正在挥动触手,对银河守护者联?#35828;母?#23618;破口大骂。

        “该死的!后勤究竟是怎么回事?!我们?#23478;?#32463;连续战斗五天了,怎么支援物资还没有送到?!”

        虽然防空兵气的厉害,但奈何德黑兰?#35828;?#35821;言中并没有多少骂?#35828;?#35789;汇,来回就是‘该死的’‘好讨厌’这样软绵绵的词汇,更何况,防空兵也很清楚的知道,为什么战斗已经开始了五天,援军也迟迟未到的原因。

        都是那群中庭?#35828;?#38169;!

        负责德黑兰星域以及周围五个星域防线的后勤物资,全部都是由中庭星域负责中转,而最近,中庭星人那些叶子脑袋不知道为什么向联盟高层申请了一个超大型仪式的举办权,而联盟高层经过紧张的紧?#34987;?#35758;后,也批准了这次仪式。这次仪式给予了中庭人近乎最高?#29123;?#30340;物?#23454;?#21160;权限,并占用了后勤?#20302;?#24456;大一部分的资源,导致最近没有多少战事的部分前线的物?#20160;?#20805;全部都延后。

        德黑兰星域前段时间的确是比较和平,所以延后的也比较厉害,缝合款谁也想不到混沌魔物为何这么凶?#20572;?#25152;以后方哪怕是收到求援信息后紧急调拨,也不是一个星期能够中转的来的。

        “什么‘虚空门扉’,不就是混沌魔物们常用的‘虚空锚点’的改版吗?”

        想到此处,防空兵不禁愈发气愤?#39608;?#36824;有召唤‘神祇’——那群中庭人还活在中?#20848;停?#20182;们的那个神就算?#21069;湊占?#36733;,最高出力也无非就是虚空母兽那个级别,凭什么调动几个星域的资源?!”

        要知道,虚空母兽虽强,但却并非是不能对付的,别的不说,德黑兰星域的恒星基地主炮,就有重创虚空母兽的威力——挪用好几个前线星域的物资去搞什么根本不稳定,没有有效控制手段,效?#26102;燃?#20302;的召唤仪式,根本就是浪费钱财,视前线所有将士的生命为无物!

        “也不知道召唤成没成功……该死的,成功了就快点来支援我们!算了,还不如多来点灵能储存罐,那玩意?#32469;?#20160;么虚空生物更可靠。”

        防空兵直?#36739;?#22312;都没想明白,究竟是什么虚空生物,会让中庭人不假思索的付出那么大的代价,甚至是承受极大的风险去进行这种级别的召唤仪式,哪怕是要冒着前线失利的可能?#23478;?#32487;续下去。

        而就在此时,天空中,突然亮起一?#26469;?#30446;的白光——它从?#26007;?#24658;星的中央亮起,在太空中飞驰了近十?#31181;?#20043;后,来到了星球的外端。

        这单单是?#26412;?#23601;超过三千公里的光流将路径沿途所有的星体都照射的只剩下一片纯净的白,无数隐藏在黑暗中的混沌魔物就这样被光芒照亮,?#23381;危?#28982;后化作虚无,体积没有超过公里级的小型混沌魔物基本上是瞬间被烧光,而更加庞大,超过五公里的巨型魔物也只能抵御不到一秒的时间,然后就这样被融化,蒸发。

        “恒星主炮!”

        防空兵立刻关闭了自己感光器官,然后整个人娴熟的躲进一个黑暗的匣?#21448;校?#36991;免被过于强劲的强光彻底晒干,但他仍然欣喜——以恒星为能源,足以一击重创虚空母兽的基地主炮发射,足以瞬间摧毁混沌魔物大军的主力,挨过这么一击后,混沌魔物的冲击在未来几天内就要大大减缓了。

        但很快,他便同样心生忧虑?#39608;?#29616;在虚空母兽还没出场,恒星主炮就已经用过……在十天内,恒星主炮就算是能再次发射,伟力?#19981;?#38477;低不少。我们少了一个最后的反击手段。”

        汇聚了恒星力量,灌注了无尽灵能的光炮并没有在意一位小小防空兵的忧虑,它庄严的扫过太空,将八个天文单位内的所有混沌魔物都清扫一空,残余的扭曲怪物面对这?#32676;?#33633;光流,也只能转身逃窜,不奢求能有任何抵抗。

        三?#31181;?#21518;,光流渐渐消退,黑暗的太空再?#20301;?#22797;原状。

        但防空兵却并没有收到作战总部‘休整’的命令——以往恒星主炮发射,清扫完星域周边敌人之后,都会有这样的命令下达,让太空舰队以及地表防御部队检查损失错漏,恢复体力精神。

        失去了密集灼热的防空火力,哪怕是有着太阳光辉的照射,整个德黑兰星也透露出一股压?#30452;?#23506;的气息。

        对于一般的种族来说,这无非就是一种前后对比差距极大造成的心理错觉,但是对于持有灵能的德黑兰人来说,事情就并非这么简单。

        “警告!发现超大规模灵能迁?#23613;?#26159;虚空母兽!”

        毫不意外,并极其痛恨自己准确预知的防空兵立刻就听见了这来自作战总部的指令?#39608;?#20840;员最高警戒,我们将迎来第二十波冲击!”

        “可恶!明明谁都猜得到,这么多混沌魔物的背后肯定有一?#27832;?#31354;母兽,为什么还要乱用恒星主炮!”

        防空兵抬起触手,绝望的拍在脑袋上,它感觉自己快要晕眩,变成一盘凉拌海蜇皮?#39608;?#36825;下好了,我们怎么对付它啊!”

        不仅仅是防空兵一个人如此,哪怕是虚空舰?#21448;校?#20063;有无数?#35828;?#21560;一口凉气,亦或?#21069;?#22158;出声。

        最前方的卫星要塞处,凭借先进的灵能侦测仪,观测人员已经看见,在距离德黑兰星系的日球层不远处,一个?#19981;沸?#30340;墨绿色灵能裂隙正在缓缓开启,伴随着浩大到足以震?#25215;?#26143;的灵能波,一头外表呈海星形,首尾长度超过五百公里的超巨型混沌母兽就这样从裂隙中攀?#34013;?#20986;,犹如地狱中爬出的魔物。

        和绝大部分体表墨绿亦或是漆黑的混沌魔物不同,海星母兽的体表是近乎完全光滑的半?#35813;?#20171;?#21097;?#19968;层层液态的灵能流如同血管一般在这介?#25163;?#27969;动,有着极强的灵能抗性,有了这么一层防御,哪怕是恒星级主炮的轰击都无法将其一击重创,这就是混沌一方长时间与银河守护者联盟交战,而特化出的灵能防御。

        哪怕并非是文明,混沌也一样会自我修正。

        而随着虚空母兽彻底从灵能裂隙中爬出,来到彼?#35828;?#26102;空,它如同海星一般的五个触手末端就张开了一道巨大的生殖腔,而无数新生的魔物就?#21448;?#39134;出,如同蜜蜂一般环绕母兽游动。

        “有完没完!”

        防空兵当然能看见屏幕上实时传播的实景,他不禁怒吼一声,然后开始迅速的检查起炮膛和能源转换器是否有什么差错——除此之外还能干什么?地表防卫部队?#32622;?#21150;法和舰队那样,实在打不过就撤退,他们最后的结局,要不就是被自己人用歼星武器摧毁,要不就是和整个星球上的所有生物一同被转化为新的虚空母兽……那个时候,恐怕其他联盟成?#26412;?#33021;看见一头飞舞在真空中的大号混沌水母,亦或是海蜇了。

        但是和一片哀声和沉默的地表防卫军和虚空舰队不一样。

        德黑兰恒星,恒星基地中,作战总部指?#21448;?#26530;内,一只看上去有些?#26432;?#30340;苍老水母与一位中庭人正在交流。

        “如你所见,混沌魔物已经进化出了战术意识,它们一发现我们使用过恒星主炮后,就会立刻呼唤母兽前来进攻。”

        苍老的德黑兰司令平静的注视着录像中刚?#24352;?#20986;时空裂隙的虚空母兽,他低声道?#39608;暗?#26159;有些时候,有了作战意识,反而不如野兽时难对付……它已经?#28784;?#20986;来,接下来,就是证明你们自己手段的时候了。”

        “为了你们的仪式,总部花费了极大的代价,不要让联盟失望,?#20960;?#23545;你们的信任。”

        “如您所愿。”

        礼貌的中庭人使节微微点头,他从怀中掏出一个匣子,这匣子造型简单,就是没有任何花纹,任何标识的金属盒,使节毫无任何花俏的将其打开,露出背后一团小小的,只有巴掌大小,如同水滴一般的银色光团。

        随后,使节就这样,将这团银光轻轻一推——它便立刻消失不见,无影无踪。

        ?#21834;?#23601;这样?”

        德黑兰司令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感知器官,他还没反应过来?#39608;?#20320;刚才做了什么?”

        “就这样。”

        中庭?#35828;?#19990;界微微鞠躬,他语气狂热的说道?#39608;?#31070;的意志已经降临。”

        “接下来,便是混沌的末路。”

        一开始并没有人注意到这个小小的银色水滴,只有德黑兰虚空舰队旗舰上的侦测雷达发现,有一个以百分之八十光速行动的小型个体正在以一条直线飞速前进——这东西很快就被视作雷达错误而忽略,毕竟刚才恒星主炮才发射过,巨大的灵能还在震荡周围的星体,出错再也正常不过。

        但是很快,原本的小型个体在速?#28982;?#32531;减慢的同时,质量开始变得越来越重——但等到舰队反应过来的时候,这个异常的亚光速物质体已经通过不知名的原因膨胀到了足有足球大小,其重量也超过了一艘大型主力战舰。

        “那是什么东西?!”

        仅仅是睁大眼睛,发出疑惑的?#35813;耄?#38134;色水滴形的光球就已经飞掠了近百万公里,直接穿过整个战舰集?#28023;?#32780;等到?#38469;?#20154;员从一闪而过的录像中提取出只有短短一帧的画面时,那光球已经膨胀到了?#26412;段?#21313;厘米左右,而它周围出现了密密麻麻的微型符文和各类引擎零件,让它开始迁跃起来。

        这个时候,德黑兰舰队一方就根本无法捕捉到光球的踪迹了,他?#20405;?#33021;检测到迁跃造成的灵能波正在不断朝虚空母兽所在的?#36739;?#38752;近。

        很快,没几?#31181;?#20043;后——对于没?#26143;?#36291;跟进的德黑兰虚空舰队而言,就是十几个小时之后,距离德黑兰恒星十七光时的日球层边?#25285;本?#24050;经有足足一米的银色圆球出现在了虚空母兽的前方。

        “侦,侦测到大规模质量波动!”

        恒星基地,作战总部指?#21448;?#24515;,侦测人员震惊的注视着屏幕上的景象,他抬起头,用匪夷所思的语气道?#39608;?#34394;空母兽集群正在后退!”

        “它们正在逃跑?!”

        能够看见,屏幕中,无数代表着混沌魔物的光点,以及一个巨大无比,代表虚空母兽的光球正在后退——它们就像是遇到了猛虎的羊?#32791;前悖?#24822;恐的四散逃离,这是德黑兰人头一次看见没有智慧的混沌魔物展现出如此有智慧的行动表现。

        “这怎么可能?!”

        能看见水母司令体内的水分都快要沸腾了,他的头顶正在冒蒸汽?#39608;?#34394;空母兽就算是遇到恒星主炮都不会跑,而是直接用躯体?#25429;ァ?#20182;们怎么会突?#28949;?#25955;?”

        ?#26263;?#31561;……”

        想到一个可能,这位苍老的德黑兰人扭过头,看向面?#27573;?#31505;的中庭使节。

        这位中庭人使节?#27492;?#31505;而不语,但实际上他的心中也很茫然。

        ?#21834;?#31070;’没有告诉我是这样的啊……”

        他?#24742;?#30340;想到?#39608;?#38590;道不是汲取恒星质量,转换成巨型战?#27832;?#24577;,然后再去和虚空母兽战?#20223;稹?#36825;不合常理啊。”

        但不讲道理有些时候才是?#31354;?#30340;常态。

        屏幕中,能够看见,一点不放大,不认真观察,根本看不见的银色小点,就如同灰尘一般,撞再了巨大的,海星一般的虚空母兽体表。

        紧接着,便是扭曲。

        能够看见,在那小小光点接触到母兽的一瞬间,?#21069;臚该?#30340;反灵能介质就立刻被侵蚀,同化,一层明亮的银色光正在蠕动着扩散,吸收虚空母兽的血肉——无数仿佛活着的齿轮出现,它们转动,衍生出更多的结构,无穷无尽的导管,活塞,液压装置乃至于各种而言棱角?#32622;?#30340;几何结构开始组成机械的血肉和神经,不到?#35813;?#30340;时间,原本如同海星的虚空母兽五只触手中的一只,就已经变成了另一种东西。

        “嘶——啦!!”

        真空中,出现了一声只在精神中回荡的哀嚎,原本以侵蚀为生的母兽,此时遭受了反向的‘净化’,也可以说是更强大者的‘捕?#22330;?#33021;够看见,被转换的触手,此时无论怎么看都不像是血肉,反倒更像是一只强劲有力的机?#24403;郟?#40831;轮,杠杆,还有各种天知道怎么运作的机?#21040;?#26500;鸣动,运转着,?#22836;?#20986;强而有力的能量波动。

        毫无疑?#21097;?#27492;时它有了自我意志,所以这触手就这样调转角度,一鞭子抽在海星母兽的?#25104;希?#30776;爆了无数血肉。

        “嘎——”

        作战总部,指?#21448;?#24515;,寂静无声的大厅内,传来了某位观测人员仿佛被掐住脖子般发出的半声尖叫,所有人都震惊的注视着屏幕中发生的一切,他们看着虚空母兽的触手叛变,自己痛揍自?#28023;?#25226;自己打的奄奄一息,然后大?#36234;?#20046;一片空白。

        说真的,做梦他们也想不到这么?#20301;?#30340;景象。

        他们真的没有在做梦吗?

        ?#21834;?#21566;神在上。”

        中庭使节是第一个反应过来的,他咽了口口水(冷却?#28023;?#25260;起手,在胸口画了一个Φ符?#39608;案行?#20182;的伟力庇护吾等。”

        而德黑兰司令安静的站在屏幕前,他面无表情的注视着屏幕中发生的一切,观测器官一动不动。

        此时,能够看见,巨大的海星形虚空母兽已经蜷缩了起来,看上去就像是被揍到昏迷一样,但银色的机?#21040;?#26500;却并没?#22411;?#27490;扩散,它仍然在不断地蔓延,将巨大的虚空母兽分解为一团朦胧的银雾,能看见,无数齿轮,杠?#22070;?#26377;各式各样的传导器以及微观结构正在雾气中蠕动,而在这银色雾气的周边,无数混沌魔物也如同被脑控了一般,纷纷冲入雾气之?#23567;?br />
        “不对,不是控制——是引力!”

        一位观测人员敏锐的发现了不对,她高声惊叫道?#39608;?#20390;测到变动重力源!混沌魔物全部都被吸扯进去了!”

        此时此刻,虚空巨兽已经被完全分解,化作星云一般的雾团,而雾团的中央,出现了一个微小的,但是却无比耀眼的光点,而这光点在?#28872;?#20102;那么一瞬之后,便急速的收缩,黯淡,将无比庞大的银色云团完全吸收。

        光芒扭曲。

        过于混乱庞大的引力波?#20102;?#20102;所有的侦测?#20302;貳?br />
        残留在屏幕中的,只有最后的一点,连光芒都无法逃脱的‘黑色小点’。

        那是?#28872;?#22312;星系之外的,黯淡却又耀眼的‘晦暗之星’。

        ——令人惊异的长时间寂静。

        许久之后,德黑兰司令吐出了一口气,关闭了眼前的屏幕,并引发了所有工作人员?#24615;?#38663;惊的讨论声。

        他转过头,看向虽然心中同样震?#24120;?#20294;是面上仍然必须保持风轻云淡的中庭人使节。

        “虽然有点?#22238;#?#20294;是米兰尔先生(中庭使节的名字)。”

        德黑兰司令如此说道,语气似乎有点难为情,?#39608;?#23601;是,那个……”

        说到这里,他的体内液体开始沸腾,就连?#26432;?#30340;表皮也为之膨胀了起来?#39608;?#20320;们信仰的神……”

        “你们信仰的神……尊名为何?”


    用户请访问【http://www.1651848.com】,否则会出现无法访问的情况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进入手机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福建快三号码预测
    <sub id="fb975"><meter id="fb975"></meter></sub>

    <sub id="fb975"></sub>

    <sub id="fb975"></sub>

    <track id="fb975"><progress id="fb975"><listing id="fb975"></listing></progress></track>

    <address id="fb975"><progress id="fb975"></progress></address>

    <address id="fb975"></address>

    <track id="fb975"></track>

      <sub id="fb975"><progress id="fb975"><font id="fb975"></font></progress></sub>
      <nobr id="fb975"><meter id="fb975"></meter></nobr><address id="fb975"></address>

      <sub id="fb975"><meter id="fb975"></meter></sub>

      <sub id="fb975"></sub>

      <sub id="fb975"></sub>

      <track id="fb975"><progress id="fb975"><listing id="fb975"></listing></progress></track>

      <address id="fb975"><progress id="fb975"></progress></address>

      <address id="fb975"></address>

      <track id="fb975"></track>

        <sub id="fb975"><progress id="fb975"><font id="fb975"></font></progress></sub>
        <nobr id="fb975"><meter id="fb975"></meter></nobr><address id="fb975"></address>